五格剖象法给我们留下的教训

来源:周公解梦网作者:秩名点击:
分享到:
  我否定了五格剖象的应用价值,但我并不否定它的尝试意义。五格剖象法仍旧可以给我们留下一些启示。
  一、五格剖象初步具有了系统思想。
  五格剖象用字与字相加求格,系统也就有此产生了。如果不用相加,就没有系统,仍然是孤零零的单字。我见过一个卖卜者,他不服五格剖象法,自创“姓名学”,用单个汉字的笔划来起五行,按照河图,一六水,二七火,三八木,四九金,五十土。看三个字之间的生克关系定吉凶,这种姓名学真是简化到了极点,没有人学不会,但是绝无应验,因为把系统的思想丢了,连五格剖象也不如。一个人的名字一旦确立,就成为一个完整的有机系统,其内在气机就会生生不息的运转,这时候单字的信息就会处于次要位置,字与字之间的合力会变成一种更强大的动力因素,而促使姓名系统上升,所以要想正确分析姓名系统,一定要取格。五格剖象尽管取格结果错误,但取格思想本身是正确的。
  五格剖象法给我们留下的第一个教训就是要坚持系统论思想,让系统步步上升,一直到最高系统的最高环节,才能找到最强大有力的因素。
  二、五格剖象学者做了一定的统计工作,有部分判断在统计学上成立,但在普遍意义上不成立。
  五格剖象学者归纳了一批名人和失败之人的名字数理,最后勉强勾勒出了一幅蓝图。稍做研究,你会发现,某些数字的吉凶都是有些“来头”的。比如“毛泽东”的笔划信息总数为29,那就定为29吉,但欲望难足;林彪的总数为19,那就定为大凶。正是因为还有这点基础,所以很多人对五格剖象法深信不疑。但是这些统计显然都是初级的,五格剖象法显然没有弄清产生伟人、蹇人、庸人与妄人的内在机制,它所规定的吉数、凶数没有普遍指导意义,在于某个历史人物身上成立,在于我或我身边的人则不成立。
  统计只是研究对象的开始,在此基础上,还要归纳、演绎,再归纳、再演绎,如果例外情况超过百分之八九,那么这种理论就是不成熟的。中国人太多了,哪个数字没贵人或凶人呢?所以,要检验姓名学理论,不是看吻合者有几个,而是看吻合率有多高,反例有多少,在严格意义上讲,一个反例也绝不放过,才能提出更高明的理论。我们经常注意到,当五格剖象学者不能自圆其说时,往往用“偶有成功者”“过于贵重,常人恐承受不起”等含混语句来开脱,这样就放松了对自己的理论要求。
  从严要求,多收集反例,不断自我否定,在自我否定中完成理论创新,是五格剖象法留给我们的第二个教训。
  第三、“信灵”一词的提法摆脱了汉字笔划的局限,照顾了汉字的历史起源,很有深意,影响深远,但是五格剖象学者最后也没有理顺先天八卦与后天八卦之间的关系,止步于信灵。
  第四、“连珠局”(指不包含所谓的“天格”在内构成的连珠局)的提出,具有普遍指导意义,是五格剖象学中唯一有生命力的一章,但是五格剖象学者自己对连珠局的含义也认识不清,视之为偏怪格,不重用之。
  我很赞赏“连珠局”的构思,因为多数归一,就舍弃了数本身,熔铸成了一种集中而又纯粹的意念,这种意念当然是成功的动力。数理是细碎固定的,意念是整体活动的,数理融入意念,如同巨流归海,大吉大利。从象数到意念是一次重大的升迁。然而五格剖象法缺乏反思精神,只知道连珠局好,却不知道连珠局为什么好,好到什么程度,同时又死守小民本位所理解的中庸思想,排斥连珠局,把连珠局视为一种“偏格”“怪格”,认为它违背中庸之道,不敢使用,结果就失去了一次难得的登堂入室的机会。
  但连珠局的构思确实是由五格剖象学者提出的,这是一些较开通的五格剖象学者尊重事实、勇于实践的结果。“连珠局”的思路夹在谨小慎微的五格剖象取名法中间,确实显得格格不入,倒是与我的尊霸、尚奇思想相吻合。
  需要补充一点:我所说的连珠局不用日本五格剖象学规定的所谓“天格”,因为“天格”子虚乌有,无法应用。可以刨去伪天格,伪外格,将剩下的三格用连珠局。
  数理不离意念,意念不离数理,以意为主,调动数字,浓缩意念,强化意念,发射意念之箭,追求绝对控制,洪流之势,以霸王之术御中庸之道,先成霸道而后中庸,这是我从五格剖象学的过度谨小慎微中反推出来的重要成功诀窍,也是五格剖象给我们留下的第四点教训。五格剖象学者与“意念”这个东西失之交臂,我却将数理与意念紧紧地合二为一,所以我创制的姓名学又叫理念派姓名学,是一种能量强大、无限扩张、引控天道、不讲民间忌讳的新姓名学。
  以上讲了五格剖象学给我们留下的四点启示,对五格剖象有所批判也有所保留。这对于相信或曾经相信过五格剖象的易学爱好者,也算是一点安慰吧。学术,毕竟还要向前看。